阿拉丁资本
并购评论
全球跨境并购火热背后存隐忧 蚂蚁金服收购美企 速汇金以失败告终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1-05

  美国当地时间1月2日,中国企业蚂蚁金服与美国企业速汇金(MoneyGram)联合发布声明表示,由于未得到美国外资投资委员(CFIUS)的许可,双方已决定终止合并协议。而这已不是美国政府层面第一次阻止中美企业之间的并购交易,并且理由中依然含有“威胁国家安全”的因素。自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1月上任以来,也曾以类似的理由直接出面阻止企业之间正常的商业并购交易。在“美国优先”的政策大背景下,有专家担心,中国对美国企业的投资与并购交易将会变得愈发困难。

  转向新战略业务合作

  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蚂蚁金服公司在移动支付领域占据重要地位,其主要产品支付宝的使用足迹逐渐遍布全球各个角落,而美国速汇金公司则是成立于1940年的国际快速汇款公司。两家公司的并购交易始于2017年1月,当时蚂蚁金服提出的收购总价约为8.8亿美元。随后在同年4月,蚂蚁金服将收购价格提高至12亿美元,超过当时竞争对手国际汇款服务公司(Euronet Worldwide Inc.)9.55亿美元的报价水平,并且获得了速汇金董事会的一致批准。

  然而,好景不长,CFIUS的阻拦令双方的交易戛然而止。“自我们一年前首次宣布与蚂蚁金服的拟交易协议以来,地缘政治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速汇金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福尔摩斯(Alex Holmes)在联合声明中认为,尽管已经竭尽所能与美国政府进行合作,但现在已经很清楚,CFIUS将不会批准这次收购。

  在此次并购交易终止后,蚂蚁金服和速汇金方面表示,双方将转向新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扩大国际汇款和电子支付业务。与此同时,蚂蚁金服方面表示,会把速汇金当做全球汇款业务的合作伙伴并纳入其生态系统当中,并且希望可以与速汇金的团队紧密合作,帮助蚂蚁金服平台提升可获得性。不过,由于并购交易终止,蚂蚁金服需要向速汇金支付3000万美元的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的交易受到了严格的审查。据彭博社报道,蚂蚁金服方面多次向CFIUS重新提交合并方案,但均未奏效。另外,在2017年年初,两名国会议员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指出,他们认为,该项收购将使得中国投资可以进入美国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之中。“如果这项交易获得批准,中国政府将能够获得金融市场和具体国际消费资金流动的信息。”

  事实上,以美国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资企业在美国的收购已不是个例。2017年9月,特朗普直接出面否决了具有中资背景的全球私募股权收购基金峡谷桥资本公司(Canyon Bridge Capital)对美国芯片制造商莱迪思(Lattice)半导体的并购计划,理由之一便是考虑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全球并购增长活跃

  事实上,蚂蚁金服对速汇金的并购交易仅是近年来全球大型跨境并购交易的一个缩影。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2017年全球并购交易总额为3.5万亿美元,已连续4年超过3万亿美元,其中,美国仍是在并购潮中最活跃的地区,而中国则达成了约1405亿美元的跨境交易。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全球对外投资和并购活动依然活跃,但日趋复杂的国际环境已为全球投资与并购交易蒙上了一层阴影,美国掉头退出“全球化”阵营、英国脱欧以及民粹主义抬头都可能成为未来投资和并购活动面临的不利因素。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以下简称“贸发会”)在其去年6月发布的《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指出,虽然有许多国家正在继续推动外国投资,但部分国家对外国收购公司的个别投资决定采取了更为严苛的立场。与此同时,在国际层面,国际投资协定改革正在全面推进,这一方面带来了条约的更新换代;但另一方面也导致了一些国家退出该制度。

  具体而言,报告指出,2016年,全球跨境并购交易值增长18%至8690亿美元,创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全球跨境并购在第一、第二以及第三产业中均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电力、食品与饮料以及原油和天然气行业表现更为突出。

  另外,贸发会表示,大型并购将有助于维持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2016年,发达经济体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增长5%。在欧洲,跨国并购销售额创出历史新高,但由于公司内部贷款的下滑,最终导致流入量减少6%。另外,除加拿大外,北美和亚太地区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均有所扩大。在发展中经济体方面,中国在跨境并购领域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在其编写的企业国际化蓝皮书《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7)》中指出,2016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额超过2000亿美元,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活跃的出境并购国。


[ 返回 ]